湯菲:機槍手
時間:2020-01-08  作者:張莉莉  來源:檢察日報
【字體:  

“好消息,湯菲在全市檢察機關刑事案件審查與匯報技能競賽中榮獲最佳匯報獎。”午飯的時候,助理小張在飯桌上向大家匯報這個喜訊。“嘿,實至名歸,‘機槍手’的名號可不是白叫的。”同事小路的話讓大家都笑了起來。

湯菲是江蘇省揚中市檢察院的檢察官,“機槍手”是大家私下里給湯菲取的“別稱”,一方面,是她語速快,永遠處于快進模式;另一方面,作為一名有著十幾年公訴經驗的檢察官,她講話有理有據,開口直擊要害,邏輯縝密,跟她辯論的時候,仿佛遇到了機關槍。

2019年7月,湯菲接到一起公安機關移送審查起訴的強奸案。被告人請陪唱女宵夜,在送回途中將其強奸。但被告人卻辯稱二人事先談好了“出臺”價格,是嫖娼而非強奸。由于被害人未及時報案,被告人拒不認罪,證據始終不夠充分。經過認真閱看卷宗,分析雙方的經歷、職業情況以及現有證據,湯菲進行了大膽合理的懷疑,并前往常州、揚州等地,聯系被害人、證人等調查取證,進一步補充完善證據材料。

調查過程中,湯菲查證到被告人八年前曾因犯強奸罪被判刑,系累犯,且犯罪手段、過程、對象與該案高度相似,她更加確信了自己的想法,遂依法監督偵查機關予以追查。

案件開庭審理的時候,被告人仍堅稱自己無罪,湯菲綜合案件事實證據進行破解:“被告人關于金錢支付方式前后出現反復,先是否認了較好查證的微信支付方式,之后關于現金組成形式也有反復,且與被害人事后借錢打車存在常理上的相悖。綜合證人證言、鑒定意見等其他證據,足以證實被告人的犯罪事實。”對此,被告人雖不認罪,卻也無可辯駁。最終,這起“零”口供強奸案一審判決被告人有期徒刑六年。

“案件偵查是公安機關的事兒,你其實不必這么辛苦吧?”面對身邊朋友的關心,她笑笑說:“每個人看問題的視角都不一致,我們補充偵查,是為了增加內心確信,盡量排除合理懷疑,才能確保案件質量。否則,豈不真的成了‘二傳手’?”

2018年,湯菲承辦了一起利用網絡虛構“炒鉆石”平臺實施的詐騙案,涉及150余名被害者,涉案金額560余萬元。案件移送審查起訴后,湯菲專門向大學教授、行業專家求教,對案件所涉期貨交易、網絡平臺搭建等專業問題咨詢解惑,并針對相關犯罪嫌疑人明知程度、犯罪分工等問題赴多地開展自行補充偵查,最終依法對涉案17名被告人提起公訴。

在辦案過程中,湯菲還發現,偵查機關扣押、凍結的款物不足以賠償被害人損失。經她提請建議,公檢法三家成立聯合追贓小組,赴犯罪地珠海查詢,并依法搜查被告人住所,凍結被告人名下銀行卡、房產。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正式實施后,她又及時多次開展釋法說理,并積極督促被告人退出贓款以獲得從寬處罰的機會。在她的感召下,大部分被告人家屬最終代為退出贓款。

(江蘇省揚中市檢察院 張莉莉)

[責任編輯: 劉佳音]
单挑王黑红梅方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