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麗霞:她被孩子們稱為“楊媽媽”
時間:2020-06-21  作者:孟紅梅?儲濤?王瑞  來源:檢察日報
【字體:  

她被孩子們稱為“楊媽媽”

——記河南省洛陽市澗西區檢察院第五檢察部主任楊麗霞

楊麗霞,河南省洛陽市澗西區檢察院黨組成員、檢察委員會委員、第五檢察部主任。從檢32年來,先后在辦公室、政研室、職務犯罪預防、公訴、未檢等部門工作,多次受到上級表彰,被榮記個人一等功、二等功各一次;被司法部、中央綜治辦、中國關工委評為第三屆青少年普法教育活動先進個人;2019年6月,榮獲全國“人民滿意的公務員”稱號。她所帶領的澗西區檢察院未檢部門,被最高人民檢察院評為未檢30年優秀團隊。

有人說,楊麗霞是朵開在檢察戰線上的牡丹花。每每聽到這樣的贊揚,楊麗霞總會謙虛地笑著“糾正”:“如果是,準確地說,那也是一朵為孩子們開的牡丹花。”

不能讓孩子受到二次傷害

近日,在澗西區檢察院,記者再次見到楊麗霞。

“根據我幾十年的辦案經驗,這種案件,被害人一般不止一個,所以我們建議公安再查,果然發現了另一個被害人,接著我們擴大線索繼續查,又發現了一個被害人!”一見面,楊麗霞就談起了前不久辦理的一起侵害未成年人案件,說到案情取得突破時,她滿臉興奮。“都是七八歲的孩子。時間可以慢慢愈合孩子們身體上的傷害,卻很難愈合心靈上的傷害。”而說到被侵害的孩子時,她又很痛心。

“對于這樣的施暴者就得從重處罰,還孩子們一個公道。”最后,楊麗霞不由提高聲音,表情隨之嚴肅起來。

小末(化名)是楊麗霞辦理的另一起案件中的被害人。案發時,小末還不到14周歲。受到侵害后,她既不敢告訴家長,也不愿告訴老師,只是一個人背負著沉重的心理壓力,把自己封閉起來,情緒低落,精神狀態不穩定,甚至開始自虐。

“這些年,辦理的刑事案件中,被害孩子自閉、自殘現象比較普遍。解不開孩子的心結,案件就不算真正辦結。”楊麗霞一邊辦案,一邊與小末及其法定代理人聯系溝通。楊麗霞有三級心理咨詢師資格,在征得對方同意后,對小末進行了心理測評,并與專職心理咨詢師討論制定心理疏導方案,對小末進行心理疏導。終于,笑容重新回到了小末的臉上,她走出心理陰影,回到了校園。

然而,受侵害信息在校內的散播,讓小末再度陷入苦惱。

“不能讓孩子再受到傷害了!”楊麗霞隨即聯系公安機關,調查事態的嚴重程度,看是否構成犯罪,并要求公安機關對通過網絡肆意散播他人隱私及案件信息的行為及時作出處理。

“孩子受傷害固然有很多原因,但對于像小末這樣的在校生來說,學校管理一定要跟上去。”楊麗霞介紹,針對辦理該案過程中發現的問題,該院與教育部門共同制定方案,提出對策,詳細明確老師正確處理學生受到侵害事件的辦法,最大限度地避免學生受到二次傷害。

此外,在辦理教師涉嫌性侵學生及校園安全等案件時,該院研究總結個案背后教育部門存在的問題,發出檢察建議,切實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營造純凈、安全的校園環境。

用心感化罪錯未成年人

“我的理想是當記者,結果一出大學門就進了檢察門,再也沒有離開過。”楊麗霞告訴記者,從檢32年來,她主辦和參與查辦的案件4700余起,涉案人員近萬人。

雖然辦了這么多案件,但楊麗霞給記者的印象卻是很有“媽媽”的感覺。隨著采訪的深入,這種印象被不斷加深強化。

“大概是長期從事未檢工作,與孩子們接觸多的原因吧。孩子們說我像媽媽,有的干脆直接喊我‘楊媽媽’。”楊麗霞有些不好意思卻又有幾分自豪地說。

那是2016年4月,楊麗霞在審查一起盜竊案時,犯罪嫌疑人小麥(化名)一口咬定自己是初犯,迫于生計才實施盜竊。進一步訊問時,他支支吾吾拒不配合,幾番訊問下來,收效甚微。

雖然是未成年人,但小麥反訊問的手法運用得很老練,加上他飄忽不定的眼神,讓楊麗霞心中不由生疑。

“我們改天再來,小麥絕對不是初犯!”楊麗霞從細微的表現中洞察到了小麥的異樣。

再次來到看守所,楊麗霞對案件只字不提,而是溫和坦誠地對小麥講解法律和政策,并問他在這里吃飯睡覺怎么樣,天氣冷了,家里是否有人來送衣服。小麥吃驚地看了看楊麗霞,低下了頭。

“其實,這就是一個進步,最起碼,他不抵觸我了。”談到當時的情景,楊麗霞記憶猶新,“他當時只穿著一件舊保暖衣,袖子已磨破,估計穿了很長時間,也沒啥保暖性了。”楊麗霞在心里記下了這件破舊的保暖衣。

第三次去提審,小麥依舊什么都不肯說。楊麗霞決定再給他些時間考慮。臨走,她拿出一件保暖衣,請看守所干警轉交給小麥。

“我們剛走出提審室,就聽見里面小麥的聲音,大喊大叫,好像情緒很激動。”楊麗霞急忙轉身往回走。

看到楊麗霞回來,小麥頓時平靜下來,不僅主動交代了自己盜竊的犯罪事實,而且提供了他人的犯罪信息。案件辦結后,楊麗霞問小麥為什么突然就想通了,小麥說,他多次被抓,可從來沒人關心過他,他覺得楊麗霞就像他的媽媽一樣。

走進“熊孩子”的內心

洛陽城里有條鄭州路,鄭州路上有個全國文明社區南村社區,南村社區有個“牡丹心語”未成年人觀護幫教基地。該基地是澗西區檢察院于2017年聯合南村社區成立的未成年人觀護幫教基地的升級版,幫教范圍包括審查起訴階段適用取保候審、進入附條件不起訴考察期、罪錯未成年人、判處緩刑需要社區矯正的未成年人和未成年被害人等。

早在1999年澗西區檢察院就成立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審查起訴科,集中辦理洛陽市區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在大量的辦案實踐過程中,楊麗霞發現,未檢工作的捕、訴、監、防等方面做得相對扎實,而“幫”卻顯得有些薄弱。探索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特殊保護機制,調動社會力量共同參與未檢工作,共同對涉罪未成年人開展全程的跟蹤幫教顯得特別迫切。

2014年,在楊麗霞的推動下,澗西區檢察院與轄區企業、工廠及下屬職業技術學校建立合作關系,成立未成年人觀護幫教基地,教授涉罪未成年人職業技能并推薦就業。

“幫找工作,幫學一技之長,幫解決基本生活問題,都是一時之計。心理問題得不到糾正,不樹立起正確的人生觀、世界觀,還是會容易偏離人生方向。”觀護幫教的同時,楊麗霞注重走進“熊孩子”的內心深處。結合未成年人的心理特點,將心理撫慰制度引入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辦理工作中,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未成年被害人進行心理撫慰和矯正。如今,一邊辦案,一邊學習未成年人心理學、教育學,探究社會、家庭對未成年人犯罪的影響已成為楊麗霞和她的同事們的“必修課”。

就在記者采訪楊麗霞的當天上午,小羊(化名)由父母領著來見楊麗霞。

小羊是名在讀高中學生,因涉嫌犯罪被檢察機關作出相對不起訴的決定。

“孩子一直低著頭,坐在那兒哭,回答問話也不敢大聲,看著實在讓人心疼。”楊麗霞知道,小羊的心事依然很重,不打開他的心結,進行心理糾正,將不利他后期的改造。

就在現場,楊麗霞對小羊進行了適當的心理疏導,小羊說話的聲音由小變大……

(本報記者孟紅梅 通訊員儲濤 王瑞)

[責任編輯: 佟海晴]
单挑王黑红梅方公式 股票开头代码分类 极速赛车开奖官网 JJ千炮捕鱼如何赚更多 浙嘉股票配资怎么样 大唐盛世棋牌定制 2分彩走势分步图 天通苑麻将机 西甲俱乐部排名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下载四人 快乐彩十二选五浙江 老公借钱炒股亏了几百万 江西多乐彩开奖走势 国新能源股票趋势 斗牛牛棋牌可提现版 无需联网的捕鱼游戏 温州茶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