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生:追求辦案質量,他從不怕麻煩
時間:2020-06-29  作者:劉立新?王天潤?張友志  來源:檢察日報
【字體:  

追求辦案質量,他從不怕麻煩

——記河南省尉氏縣檢察院檢察委員會委員、第二檢察部副主任田文生

田文生在認真審閱案卷。

田文生,現任河南省尉氏縣檢察院檢察委員會委員、第二檢察部副主任。1994年從事檢察工作以來,他先后辦理各類案件2000多起,累計追捕追訴漏犯78人,無一錯案。曾獲全國模范檢察官、感動中原十大年度人物、河南省掃黑除惡先進個人等榮譽稱號,入選“中國好人榜”,榮立個人一等功1次。2015年辦理的趙大闖等人污染環境案被最高檢評為年度打擊破壞環境資源司法保護十大典型案例。

“剛從廠里回來,看他們復工復產情況遇到啥難題、對檢察工作有啥需求……”近日,記者來到河南省尉氏縣檢察院采訪田文生時,他剛調研回來。

雖已52歲,走起路來卻虎虎生風,與人說話時,憨厚的眼神會顯出幾分拘謹,而當談起辦案業務時,又透出一種無比的自信和會心的安寧。隨著采訪的深入,記者深深地記住了這個在工作生活中充滿熱情的田文生。

生活的低標準與工作的高標準

田文生是家里唯一走出農村的孩子,贍養年邁雙親、幫襯兄弟姐妹,從參加工作那天起,他的日子一直沒有寬綽過。

2010年1月,田文生的妻子被診斷出患有重度疾病。為了給妻子看病,田文生四處借錢,最后不得不把房子賣了。所幸的是,妻子的病情逐漸好轉。采訪前幾天,田文生帶著妻子去開封市中醫院做檢查,為了省錢,夫妻倆晚上住在一家青年旅舍,價格是每人每晚19元。“咱本身就是農民出身,一點也沒覺得旅社的條件有多簡陋。”田文生說著,一臉滿足的神情。

田文生雖然對個人生活標準要求很低,但對于工作,他的要求標準卻很高。

“案件其實并無大小,哪怕再平常不過的一起案件,對當事人來說都是大案。”田文生說。

2012年7月的一個夜晚,犯罪嫌疑人段某持木棍將同村在外納涼熟睡的李某打成輕傷。因案發時正值深夜,且現場只有犯罪嫌疑人段某和被害人,公安機關憑李某的模糊指認將段某刑事拘留,但段某卻一口咬定自己晚上從未出過家門。

案件移送檢察院后,作為承辦人的田文生經審查發現,犯罪嫌疑人段某與被害人李某之妻有不正當男女關系,案發前,李某組織人員欲懲治段某,段某尋求報復,有作案動機,有重大作案嫌疑,但證據不足,捕還是不捕?田文生沒有草率作決定。多年的辦案經驗告訴他,此案如若處置不當,后果會很嚴重。

接下來,他騎著他那輛半舊的自行車,頂著炎炎烈日,先后三次到看守所提審段某,對其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抓住其害怕承擔責任的心理,為其分析事情的利害關系,幫助其打消疑慮、坦白交代自己的犯罪行為。同時,他又馬不停蹄趕到案發村里實地走訪調查,做被害人的思想工作。在田文生的耐心勸說下,段某終于道出了事情的原委,自愿接受處罰。段某因故意傷害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零六個月,賠償被害人醫療費3萬余元。

生怕麻煩別人而自己從不怕麻煩

“老田去法院出庭從不向院里要車,都是騎自行車,有時院里給他派車他也不坐。”采訪中,尉氏縣檢察院副檢察長宋永安說。

“自己能做的事,何必要麻煩別人呢?再說,離法院又不是太遠,騎車雖然慢點兒,早走一會兒就是了。”田文生輕描淡寫地說。

田文生生怕麻煩別人,但是,為了追求辦案的高質量,他卻從不怕麻煩。

2020年1月,潘某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被移送審查起訴。田文生在審查中發現,潘某是一家民營企業實際經營人,企業經營和管理業務都由潘某本人處理,如果潘某被起訴,不僅會影響企業復工復產,也會影響當地100多名員工就業問題。疫情防控期間,潘某在企業停產的情況下依舊捐了5000元給當地村委會,其企業連續兩年獲當地納稅貢獻獎,每年納稅100余萬元。鑒于潘某系初犯,且已補繳稅款和滯納金,自愿認罪認罰,根據對民營企業依法保護的有關刑事政策,該院擬對其作相對不起訴處理。

如何認定是民營企業呢?田文生查清了該企業的工商、稅務登記和用電情況的第一手資料,又帶領同事一起到企業所在地進行現場勘查和測量,準確地測得了該企業的占地面積、廠房面積和辦公面積,認定該企業是一家名副其實的民營企業。

4月23日,尉氏縣檢察院邀請該縣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人民監督員及其他有關方面代表,參加了對潘某擬作相對不起訴處理的聽證會。經過當場展示現場勘查筆錄、實地調查材料以及潘某認罪認罰情況等,與會人員一致同意檢察機關對犯罪嫌疑人作不起訴處理的意見。

目前,這家企業已全面復工復產,10余名建檔立卡貧困戶員工和80余名本地員工也已到崗到位,而且還接到全年訂單量的二分之一,年產值可望突破4000萬元,企業產銷形勢樂觀。“工作做細點,雖然麻煩些,但案件質量高了,累點也值得。”田文生說。

外表的單薄與內心的強大

田文生身高165厘米,臉色黝黑,衣著樸素,舉止拘謹,一遇到生人還會顯得有些木訥,給人一種單薄的感覺。

“田文生外表看似瘦弱,其內心隱藏的卻是對工作近乎完美的追求,他做事雷厲風行講究原則,在面對人生艱難的時候,也從未停下來或是放慢腳步影響辦案質量。”尉氏縣檢察院檢察長陳軍波接受記者采訪時說。

2010年1月,田文生為妻子看病欠下15萬元外債,再也籌不到錢時,他只得讓妻子暫時出院,住在租來的平房里。妻子病情好轉后,為了省錢,他多次騎著自行車帶妻子到開封看病。炎炎烈日下,40多公里的路程,整整騎了3個多小時,田文生渾身像水洗了一樣。“生活會慢慢好起來,雖然眼下有點困難,但活得坦然、過得踏實!”田文生用他的樂觀,展示著他戰勝困難的強大信心。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辦案中難免會遇到說情的、物質誘惑的,甚至威脅恐嚇的,田文生從來都一笑置之,因為他堅信邪不壓正。

2018年,田文生負責辦理了蘇某等人重大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案子剛一接手,他就收到嫌疑人親朋好友捎來的話,提醒他“得饒人處且饒人”。但田文生不為所動,辦案動作毫無“變形”。面對130多本卷宗,2萬多頁證據材料,他利用計算機數據管理分析功能,建立了上千個、累計達190余萬字的電子文檔,制作了98頁證據索引表,并建立60多個數據分析模型,大大提高了庭審舉證質證的效果。一審開庭審理時,經過展示生動細致的證據分析圖表,33名被告人全部當庭認罪。“我原來準備進行無罪辯護的,但田文生步步為營,我也只能僅對量刑情節進行一些辯護了。”回憶當時的情況,辯護律師王浩這樣說。

“比如破壞選舉這一項,就有這么多事實證據可以證實。”田文生特地把記者領進他的辦公室,打開電腦,以他正在辦理的又一起涉黑案件為例,向記者展示他專為辦理涉黑犯罪案件而量身定制的“定量描述”的模型。田文生一邊移動鼠標,一邊解釋著:“在法庭質證時,把數理定量分析引入舉證質證的過程,這就等于多了一個殺手锏,被告人不得不認罪,辯護人也會啞口無言。”

說著說著,田文生禁不住“嘿嘿”地笑出聲來,天真得像個孩子,讓你根本意識不到他是在辦理一起涉黑犯罪案件。

(本報記者劉立新 通訊員王天潤 張友志)

[責任編輯: 佟海晴]
单挑王黑红梅方公式 大公开内部一码官网 北斗导航股票代码 基金配资平台 kykg开元棋牌官网 三中三简单算法 大丰收配资 申城上海麻将下载 天龙股份股票 贵阳斗地主下载 福彩开奖双色球开奖 捕鱼游戏赚钱 海南琼崖麻将官网 平特肖最长多少期开出 电脑炒股软件哪个好 下载APP腾讯分分彩 北讯集团股票股吧